李文星事件三年后,BOSS直聘又现情色陷阱,IPO前路如何?

这并不是BOSS直聘平台首次出现招聘陷阱。2017年7月,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投发简历,被传销人员诱骗至天津静海,之后被发现溺亡。

11月23日,新京报刊发《招聘网站里的情色陷阱:招助理实为“拉皮条”》报道,有企业在BOSS直聘平台打着“董事长助理”、“生活助理”的旗号发布招聘信息,实为要求应聘者提供性服务。

随后,BOSS直聘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目前,平台已对涉事企业账号封禁,并将这些企业发布的相关岗位全部下线。此外,平台已展开相关岗位的进一步严格排查,对滥用平台功能的违法行为绝不姑息。

继李文星事件之后,BOSS直聘再度被公众关注。对于计划IPO的BOSS直聘来说,内容审核也将是一大任务。业内专家及法律界人士认为,平台应加强人员以及技术力量对招聘内容审查,对可疑的招聘信息及时进行处理。

此前出现“李文星事件”

新京报调查报道,今年以来,包括北京、杭州、南京在内,有多个地区的网友反映,在BOSS直聘上遭遇“情色招聘”。此类招聘信息多打着“董事长助理”、“生活助理”的旗号,工作内容描述简单模糊、语焉不详,而实际要求应聘者提供性服务。

11月初,新京报记者在BOSS直聘上向20余家类似招聘企业发起求职申请,申请职位包括“助理”“秘书”等职位,有7家企业与记者取得进一步联系。但在面试过程中,新京报记者暗访发现,上述多家公司涉嫌情色招聘——既有专门为“客户”物色女子的“中介”,也有亲自在别墅里面试,甚至有公司名为招聘助理实为替“客户”寻找性伴侣。

实际上,这并不是BOSS直聘平台首次出现招聘陷阱。2017年7月,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投发简历,被传销人员诱骗至天津静海,之后被发现溺亡。事件发生后,北京市网信办、天津市网信办开展联合执法专项行动,就BOSS直聘发布违法违规信息、用户管理出现重大疏漏等问题,依法联合约谈BOSS直聘法人,并下达行政执法检查记录,责令网站立即整改。

随后,BOSS直聘也公开发布道歉信,升级流程和系统,确保在线招聘者100%经过“机器+人工”审核认证;组建求职安全中心;建立安全提醒机制,向平台的全部用户推送防骗短信;建立App内推送安全提醒的机制。

“BOSS直聘对于用户发布的信息,虽然没有事先审查的法定义务,但是也应依法尽到管理义务,通过采取技术过滤及人工检查等方式,禁止或制止用户发布淫秽信息等违规内容。如果明显涉及色情的文字或图片信息可以由用户直接发布,则显然说明其技术过滤存在明显漏洞,没有尽到基本的管理义务,依法应当承担行政责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

“拉皮条”可依《治安管理处罚法》

11月24日,新京报记者登录BOSS直聘官网发现,网页下端出现“防骗指南”,列有传销陷阱、招生陷阱、收费陷阱、色情陷阱、跟组陷阱等情况。其中色情类虚假招聘的特征显示,诱骗目标多为年轻女性;利用求职者拜金心理和投机心理;要求以微信或QQ联系,逃避监督;以招聘秘书为名,暗示需要特殊陪伴;工作地点多为夜场、酒吧、酒店等;网络主播、网红、模特等新兴职位也是重灾区。

对于此类情况处理措施,BOSS直聘提到,求职者一旦遇到色情类招聘(或BOSS遇到色情类求职者),请直接向平台举报。举报时,务必提交相关的、充分的证据(上传图片)。接到举报后,BOSS直聘会做如下处理:实时向举报人反馈受理及处理情况;对该Boss(或求职者)账号进行审核,确认属实后,立即冻结该账号;追查该Boss所在公司,如确定关联Boss亦涉及相关状况,则禁止整个公司继续使用BOSS直聘;锁定该问题用户身份,禁止此人再登入平台。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认为,“对于此类行为需要社会各个方面的力量合作进行监管。平台需要建立严格的审核机制:例如要求企业必须在PC端上传营业执照等证件,由专门的人工部门进行审核;如果在后续发现企业涉嫌提供虚假信息,一律采取先封禁再审核的机制,审核属实一律下线并查封。需要相关的市场监管部门介入,对平台上的乱象采取公权力进行管制。”

韩骁表示,公安机关积极行使打击社会犯罪和治安管理的职能。对于“拉皮条”式的卖淫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在公共场所拉客招嫖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以及第六十七条规定“引诱、容留、介绍他人卖淫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对相关人员进行处罚。

互联网招聘第二大招聘平台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线上求职成为越来越重要的求职方式,互联网招聘平台也层出不穷。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20年互联网招聘行业研究报告》显示,82.1%的求职者通过互联网招聘平台获取招聘信息,也有37.9%用户利用地方性的人才招聘平台获取招聘信息。

报告显示,求职者会根据自己所处行业和对不同招聘APP的喜好,选择不同APP进行简历投递,84.6%的用户使用至少2个招聘APP。在众多招聘APP中,BOSS直聘以73.3%的认知率和47.4%的使用率成为继58同城招聘之后,互联网招聘第二大招聘平台。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BOSS直聘创始人兼CEO赵鹏成立北京华品博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旗下有看准网、BOSS直聘和店长直聘等品牌。BOSS直聘诞生于2014年7月,是一款让应聘者和未来BOSS直接线上聊天的方式找工作的应用。平台覆盖主流互联网公司、金融、文化传媒、汽车房地产等行业。

BOSS直聘也不是赵鹏的第一份工作。1970年,赵鹏出生在山西长治。赵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述,其18岁去念大学之前,大量的时间,就是在农村待着。1989年,赵鹏参加高考获得山西省文科探花,考上北京大学法律系。1999年,在做了5年的处级干部后,赵鹏选择了辞职。

辞职下海后,赵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进入智联招聘,2005年5月23日,赵鹏成为智联招聘公关经理。不到5年时间,从公关经理做到了智联招聘CEO。在赵鹏担任智联招聘CEO任上,智联招聘结束了连续13年的亏损,扭亏为盈。

但赵鹏担任CEO还不到一年,智联招聘便在2010年爆发了高管内斗事件。以CEO赵鹏为主的管理团队同投资方出现矛盾。智联招聘高层内斗事件,最终以投资方空降CEO,赵鹏离开智联招聘收尾。

结束职业经理人角色后,赵鹏转向投资人身份,担任了3年的基金管理人。2013年,在与智联招聘签署的不得从事互联网招聘行业竞业协议期满后,赵鹏重新回到互联网招聘行业。

低调融资,计划IPO

BOSS直聘作为一家互联网招聘平台,在融资方面却十分低调。据媒体报道,在2013年年底,联创策源主管合伙人元野把赵鹏介绍给了雷军。在没有产品、没有注册公司,只知道大概方向的情况下,赵鹏和雷军聊了40分钟,雷军决定投资赵鹏。

2016年9月,BOSS直聘宣布完成C1、C2轮融资,分别由华映资本、高榕资本领头,原投资方策源创投、和玉另类投资、今日资本、顺为资本全部跟投;两轮融资共计2800万美元。其他轮次的融资少见有公开报道。最近一轮融资为2019年11月,腾讯等领投数亿美元。

BOSS直聘CEO赵鹏在2019年7月对外透露,“我们的现金流从2017年11月开始就是正的。年营收规模是10亿数量级,月度收入是亿数量级,盈余处于微利水平。”对于公司准备IPO消息,赵鹏回应称,“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创业七年当IPO,这对我们来说是正常能发生的事。”

无论IPO与否,内容审核必将是平台的重要任务。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BOSS直聘的产品模式很灵活,很受市场欢迎,但带来的问题就是出现很多不良违规内容。面临的是跟很多内容平台相似的问题,比如微信、抖音,都有很庞大的审核团队在负责维护内容平台的健康。BOSS直聘未来也必然会走这条路。

“相比其他综合性内容平台,BOSS直聘在内容审查方面的难度其实并不算大,一方面可以通过文本分析这类技术手段,识别出违规内容;另一方面,也可以对招聘方建立完善的警示机制和惩罚机制,相比于对个人进行管理,对企业的管理难度小很多。”唐欣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世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