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冒险和务实创造了小米

小米的故事,是抓住了中国消费趋势变化、制造业升级转型的时代脉搏的结果;小米的成功,离不开雷军“海盗”般的冒险与“农夫”般的务实。

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程璐

编辑丨李薇

“我越来越发现,大家对小米的误解还是挺多的。”雷军向《中国企业家》道出了一直以来内心的烦恼。

创立十年,小米成功上市,跻身世界五百强,手机出货量重返世界前三的位置。可以说,小米用十年时间交上了一份可观的成绩单,雷军也早已拥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但这位“劳模”如今依旧保持着不停歇的高速运转,他的这个烦恼依然没有消失。

数月前,雷军也曾在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的独家对话里表示:“其实很多人不懂小米。”他的烦恼在于,小米还没有成长为他理想中的那个小米,而外界甚至连现在的小米都没有看清楚。

雷军太想证明小米了。

从大学毕业创业开始,到为金山软件奉献了十六年青春,再重新出发,雷军以一碗小米粥开启了二次创业的冒险征途,成功用互联网思维改变了中国手机行业,推动了智能手机的普及,加速了移动互联网的起飞。小米和雷军的故事,外界早已耳熟能详,但其中的酸甜苦辣远比外界想象的更加复杂。

小米十年

回忆起小米诞生的经历,雷军仍会热泪盈眶。

雷军在金山的十六年,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但彼时金山与互联网公司的市值有着巨大的落差,甚至连一些游戏公司都比不上,这让雷军后来反思到:“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离开金山后的雷军迷失了一段时间,但当他看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机会,决定进入手机行业时,巨大的野心和冲动又回来了。

彼时的国内手机市场,可以说是草莽江湖,高端耸立着诺基亚、摩托罗拉和三星这样的国际巨头,国产中低端则是“中华酷联”和泛滥的山寨手机。放眼全球市场,iPhone的诞生宣告着智能机的时代正式来临了,全球经济高速增长,一批庞大的中产阶级崛起,制造业迎来转型升级。

这是一个令雷军感到隐隐激动的历史性机遇。

“顺势而为”是后来雷军对小米成功总结的经验之一。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记得非常清楚,2010年1月和雷军在盘古七星大厦见面的场景。当时,雷军说的第一句话就是:“Hans,未来10年中,智能手机会替代计算机,成为用户生活的中心。”

一个从未做过手机的外行,从零开始,用自己所掌握的互联网经验,赋能制造业转型升级。2013年,三岁的小米在国内消费群体崛起、智能手机迎来爆发的背景下,开创了互联网销售模式的先河,让一大批山寨企业消亡,甚至改变了外界对中国制造粗制滥造的刻板印象。

参与甚至影响中国制造业的潮水方向,是小米成长故事里的一个侧面。小米也在这个过程中冲进了国内手机出货量前三的位置,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宠。尽管当时的中国主流手机企业,对小米这种“靠低价追求市场份额”的做法表示不屑,但日后证明,洗牌来临,小米也为智能手机的普及起到了推动性的作用。

北京大学新媒体研究院研究员吴伯凡曾说雷军身上有非常多矛盾的点,既有“海盗”的一面,也有“农夫”的一面。一个尖锐,一个圆润,但这两种特质在雷军身上得到了平衡。“海盗”指的是唯快不破,乘胜追击,“农夫”则是务实本分。

“金山与互联网时代的错过,很大程度上激发了他的野心。如果一个冒险家或者改革家的身上没有锐意进取或者叛逆精神的话,他是不可能走到今天的。”小米官方授权传记《一往无前》作者范海涛说。

理解制造业

农夫精神最好的体现,就是雷军常常会对媒体提到的2016年的逆风翻盘。

时间回到2015年。长期以来积压的问题,在高速成长的小米身上最终爆发了,小米进入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因供应链问题,小米5迟迟未能发布,发布之后产能也始终跟不上。

当时雷军犹豫了很久,最终自己冲到一线,亲自接手手机部,承担起“救火队长”的任务。当时在小米手机部的誓师大会上,雷军背后的屏幕只有四个大字:形势严峻。“如果大家相信我,请和我一起努力扭转局面。”

雷军也在此前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何振红的独家对话中坦陈,小米在2016年遭遇的危机其实就是一次补课,尤其是补硬件制造的课。“如果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一味追求高速就很容易翻船。2016年我们提出了要敬畏制造业。实际上是我们已经充分地认知,在积累制造业经验的过程中,无论团队多优秀、多聪明、多勤奋,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而之前可能大家低估了这个代价。”

那段时间苦不堪言,雷军常常早上9点上班,到了凌晨一两点还坐在会议室里。有一天下班的时候,雷军数了数,这一天居然开了23个会。现在回过头来看,尽管过程痛苦,小米几乎是将自己打碎了再重建,但正是2016年这次对制造业的补课,让小米真正进入了手机硬件制造领域,也加深了雷军对制造业的理解与敬畏。

雷军认为外界对小米的误解之一便是“小米产品全是代工的”,这句话的背后指的是小米没有技术,不懂制造业。影响小米手机业务的关键,很大程度上在于对上游供应链的依赖,为了提高小米对制造业的理解,帮助代工厂进一步提升效率,雷军决定在北京亦庄建立一座智能工厂。

三年前,小米成立了产业基金从事产业投资,布局前沿科技和上下游产业链,现在已经投资了100多家公司,聚焦于推动中国智能制造的协同发展。如今,小米智能工厂实现了自动化的高端手机生产线,拥有百人制造年产百万台机器的实力,效率比目前代工行业最先进的工厂提升了25%。工厂里的所有设备,除了贴片机,都是小米或小米投资的公司自研的。

在小米十周年演讲上,雷军明确了“互联网+制造”的未来方向,给出了小米智能制造的未来愿景“下一个十年,智能制造将进一步助力中国品牌的崛起,小米将成为中国制造业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

雷军认为外界的另一个误解是,小米产品都是中低端。

“干了十年以后,我依然觉得我们低估了制造业的难度。”雷军表示,十年过去了,小米还在努力之中,不过在最初进入制造业时,小米就是冲着解决当时国货被人看不起、质量差、设计差等问题来的。雷军希望用提高商业效率、用性价比来帮助国货改进产品、改进设计。“但我们干了10年以后,有一些朋友还觉得小米做的是中低端,这点让我挺郁闷的。”

为了解决这个误解,2020年小米走上了高端化之路。小米10系列、小米10至尊纪念版在今年先后发布,他们也不负期望。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数据显示,小米欧洲市场2020年第三季度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三,同比去年增长91%,与苹果只有着微弱的差距。小米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国外,500~700欧元价位段的产品同比增长将近300%,700欧以上的价位产品增长超过300%。小米在高端市场飞速前进。

小米的下一个十年,在高端市场和制造业领域无疑还将面临着一场更大的商业冒险。

顺势而为

回到雷军的“风口论”。如果说,小米的发展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那么小米生态链的诞生则是抓住了物联网的风口。

2020年,手机厂商之间的战火烧到了IoT生态领域,苹果、华为、一加、OPPO等多家手机厂商都已竞相抢滩,不过,小米是最早布局IoT生态链的厂商之一,并通过孵化生态链企业的方式,快速扩张产品线,如今小米生态链已经庞大似巨人,并在手机厂商中占据了先发优势。

小米2020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小米共投资超过300家公司,这些公司总账面价值人民币368亿元,同比增长28.4%,其中华米、云米、石头科技及九号公司这四家投资的生态链企业登陆资本市场。IoT平台已连接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数量达到2.71亿台,同比增长38.3%。

小米生态链的成功,离不开雷军布局产业的理念。2013年,在看到IoT领域的巨大机会时,雷军觉得似乎应该做点什么,于是从各部门抽调了几个老员工,一支毫无经验的投资团队就这样组成了,小米生态链计划开启。

一手打造起小米生态链体系、同时也是小米联合创始人的刘德认为,小米是一个依靠热度驱动生命的品牌,小米有庞大的粉丝群,产品和发布会为小米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互联网热度。回到2013年这个时间点,小米手机的攻坚战还没有打完,IoT品类能补充品牌热度,爆品不仅能为小米引流,还能补充资金流水。

刘德曾多次对外解释,小米生态链的模式遵循了“竹林生态”的成长逻辑,独木不成林,而一旦形成竹林,新竹笋不断发芽,抵挡风雨的能力迅速增强,稳定的竹林生态便形成了。

最终,雷军决定选择用“投资+孵化”的方式来抓住新风口。2014年生态链部门建立,当年就实现了17亿元流水,2019年流水达到600亿元。300多家生态链企业中多数不属于小米,只有少数的股权投资,但他们却因为对小米价值观的认同而走到一起,形成良性合作。

小米的故事,是抓住了中国消费趋势变化、制造业升级转型的时代脉搏的结果;小米的成功,更离不开雷军“海盗”般的冒险与“农夫”般的务实。

今年五四青年节,雷军在微博晒了一张自己在武汉大学的照片,并配上了一句话:“愿你出走半生,回来仍少年。”照片里,雷军在武汉大学一片草坪上席地而坐,草坪的尽头是武大老图书馆,而他就是在这个老图书馆读了那本改变了他人生轨迹的《硅谷之火》。

未来十年,小米何往,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雷军早已胸有成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